斯帕尔赛程

要把扶貧項目資金用在刀刃上
對扶貧項目資金使用監管的一點建議

來源:第五執紀監督室 作者:張丹亮 發布時間:2019-02-26 閱讀次數:332

精準扶貧是當前一項重要任務。目前,扶貧工作已進入“啃硬骨頭、攻堅拔寨”的沖刺期,各級黨委、政府和扶貧工作人員嚴格執行中央關于精準扶貧的政策部署,取得了巨大成績。但是同時也暴露出許多問題,其中最突出的就是扶貧項目資金的使用和監管。

日前,筆者檢查中發現一起村干部騙取扶貧項目資金的問題線索。2015年9月,某縣村干部武某為獲得“十二五”扶貧專項資金,伙同他人名義成立養豬專業合作社,武某本人為法人代表。合作社注冊資金60萬元,實際上武某等9人沒有注入任何資金。并且,于某、孫某等8人既未在合作社出資,也沒有參與合作社的管理,更沒有參與合作社的利潤分紅。合作社成立時,只是辦理了營業執照、稅務登記,并沒辦理環境評估、土地登記、動物防疫等相關手續。通過造假成立合作社,騙取“十二五”扶貧資金45.5萬元。該筆扶貧資金最終由縣發改委、財政局通過購買豬崽的方式,以實物投入到合作社。武某在成立合作社之前,就在自家進行肉豬養殖,豬崽實際上是投入到武某個人的養豬場。在合作社審核驗收工作中,時任副鄉長趙某、財政所所長李某、縣發改局何某、劉某工作失職,審核驗收不嚴,沒有發現武某造假成立合作社問題。按照投資分紅協議,合作社在2016年一次、2018年二次給村貧困戶進行分紅。2016年分紅5萬元,2018年兩次共分紅5萬元。在2018年11月,因為非法排污,養豬場經營人劉某(武某妻子)被行政拘留7日。由于污染水源地和侵占基本農田,養豬場需要進行異地搬遷。同時,由于非洲豬瘟疫情的傳染,養豬場資金周轉苦難,面臨破產的巨大風險。該問題線索已經移交當地紀委進行立案查處。

在這起案例中,武某等人的責任不難追究。但是扶貧項目資金使用和監管中存在一些問題也暴露出來。

首先是扶貧項目缺乏前期論證,脫離實際,存在盲目性和風險性。部分扶貧項目不是農民自己提出或者認可的,而是縣鄉干部為了迎合扶貧項目的政策要求,迎合符合上級的要求,拍腦袋想出來的。這樣的扶貧項目缺乏市場競爭力,抵御風險能力較低,獲得持續收入的可能性不高。扶貧資金投入到這樣的項目中,貧困戶很難保證獲得相對穩定的收益,并且隨時有喪失本金的風險,造成國有資產損失。

其次是扶貧項目及資金的監管主體不明確。一個扶貧項目從立項、申請、審批、驗收到資金下撥使用要經過多道手續,多個部門。以上述村級扶貧項目資金為例,要村申請、鄉審核、縣上報、省下撥,經過村委會、鄉政府、縣發改局等多個部門審批后,再上報市州或省相關部門申請項目資金。扶貧資金下達后,再反向層層下撥,管理部門眾多。在整個過程中,出現了層層管、層層松,重審批、輕監管的現象。并且有的單位既是項目實施單位又是項目管理單位,既是運動員又是裁判員,職責不明。加之有的項目資金公開不及時不透明,群眾無從監督,整個項目資金處于無監管的運行狀態。上述案例中,武某和妻子劉某在2018年離婚,武某和劉某簽訂協議,財產都歸劉某所有,武某承擔所有債務,由劉某負責給貧困戶每年進行分紅。這樣的重大事項,武某沒有上報,縣鄉相關單位人員也不知情,可見在監管上存在的巨大漏洞。

最后一點,扶貧項目及資金究竟是扶誰的?這是很多貧困戶的疑問,也是筆者困惑的地方。按照政策,扶貧項目和資金的目的是解決貧困問題,改善貧困戶的生活質量,最終消除貧困。但是在實際中,能夠獲得扶貧項目資金的企業或是人員,都在當地有一定的政治資源或是家族勢力。采取財政資金投資給這樣企業或是人員,取得收益后再給貧困戶分紅的方式實屬畫蛇添足,多此一舉。表面上貧困戶有了相對穩定的收益,實際上副作用非常大。很多扶貧項目的被投資方沒有簽訂抵押合同或采取抵押措施,分紅協議也多達十年以上,甚至沒有年限,而且分紅比例相對于本金較小。隨著時間的推移和企業的發展變更,貧困戶很可能拿不到分紅,甚至連投入的本金都找不到,收益的只是被投資的企業或人員。這樣獲得扶貧項目資金的企業或個人,相當于變相得到無息貸款,而且不虞本金的歸還。這不是幫困濟貧,而是“劫貧濟富”了。實際效果上,成績少于作秀。

對于扶貧項目資金的使用和監管,筆者有幾點建議。

一是要對貧困戶精準畫像,查明致貧原因,到底是因病致貧、因殘致貧、因災致貧、因學致貧、因地致貧、還是因懶致貧等不同原因。對于不同的人員要采取不同的扶貧政策及手段,因人制宜,因地制宜,不能脫離實際,搞“一刀切”,統一采取項目扶貧或是產業扶貧。

二是對于根本沒有勞動能力的貧困戶,可以直接給予生活保障,財政兜底。掛靠或直接歸口社保資金,建立貧困人口個人賬戶,由中央或省級部門統一將部分扶貧資金進行社會投資,用收益定期給貧困戶進行分紅。這樣既可以使扶貧資金收益最大化,也可降低扶貧資金的損失風險及腐敗風險。

三是對于其他原因致貧的困難戶,只要有勞動能力,尤其是因懶致貧,都要催生內生動力。可以采取以工代賑方式,提供就業崗位,凡是聘用貧困人員的企業給予企業減免稅政策或是免息貸款,形成良性循環。企業既能解決資金短缺問題,又不會使扶貧變成養懶漢。授人以魚不如授人以漁,通過工作,使貧困人員掌握改善生活的技能,獲得改善生活的勇氣和希望。

四是確立扶貧項目及資金的權力要收回,由省級部門統一負責管理。對于確需扶貧項目及資金的地區,應該由當地申請后,由省里集中使用,發揮最大效能,避免零打碎敲,統一向社會招商引資,因地施策,找出可行項目方案,在全省甚至是全國的范圍內,進行公開的招投標,將項目和資金交給有能力有實力的企業或企業家,確保項目落戶當地,立一項成一個,簽字背書,保障本金及收益,扶持當地發展,帶動貧困人口脫貧。

五是要明確扶貧項目及資金的監管部門,消除“多龍治水,無人負責”的現象。從目前扶貧工作模式和機構設置看,比較可行的辦法是實行歸口管理,由中央或是省級扶貧工作機關指定或賦予一個內設機構履行監管職責,進行日常監管工作,市、縣(區)比照實行。實行歸口管理,有利于加強對監管工作的統一部署、統一指導、統一考核,統一負責,權責明確,防止這項工作流于形式。同時可與日常監管與審計監督、紀檢監督區分開來,避免職責不清。



版權所有:中共四平市紀律檢查委員會 四平市監察委員會

吉ICP備16006071號       吉公網安備 22030202000126號  網站聲明       

斯帕尔赛程 重庆时时历史开奖记录 pk拾号码分布图 时时彩后二稳杀两码 时时彩平台 腾讯分分彩组选包胆怎么看 最新打鱼棋牌游戏 快速时时计算方法如下 澳洲幸运五APP 重庆时时彩诈骗最新案 香港原创老排单双 pk10计划软件苹果版 惠泽社群六肖六码